2017年9月14日 星期四

創新

創新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曾勝華20170915

1989年的生日有暖壽、有慶祝,我生日的節目還排得有聲有色,這個讓我感覺好奇怪?因為,從小到大,我不曾把生日當作一回事。

生日就生日嘛,有什麼可以慶祝的,1987年以後,工作、權力還有我賺錢的能力,讓好多同仁、台北媒體廣告圈業界,把我當成一回事。

真的不自在,在我生日之前一個月,就有人安排所謂的暖壽了,到了生日那天,還有慶祝、慶功、晚會、晚餐,甚至宵夜,一攤、兩攤地…,記憶中 那天晚上半夜,我的同仁開車送我回家,我已經醉得茫茫。

一起送我回家的,還有好多的禮物其中有一項禮物,就是都彭(Dupont)打火機,那個年代Dupont非常火紅,到今天仍然有人在搜購。

Dupont打火機,法國精品品牌,打火機中的勞斯莱斯,黃金打造,造型簡約有美感呈現藝術品味,在那個年代,一個就要好幾萬元,幾天後,198918(星期日)太太和我回到新竹,我就把這個打火機,送給了太太的三哥。

這就是我的個性,我不喜歡什麼東西都佔為己有,反正我用不著;19927月,我的老闆王效蘭在忠孝東路三普大飯店,擺了很大攤的宴席,歡送我離職。

老闆召集了全省100多位同仁,回到台北,晚餐後,同仁還安排夜店宵夜活動。

晚餐結束前,王效蘭對同仁們宣布:大家看,勝華的手上沒有帶任何東西,我特地從瑞士帶了一隻名錶送給他。

王效蘭拉起我的手,讓大家看,事實上,我不喜歡戴任何東西,王效蘭從他的包包拿出一隻瑞士名錶concord秀給大家看,然後交到我手上。

再拿出現金100,000塊錢,揮一揮,讓同仁們都看清楚,王效蘭說:這十萬塊錢,要送給勝華去旅遊用的,回過頭,把100,000塊錢交到我手上,同時也說:勝華,你要記得,旅遊結束就要回報社上班喔。

19985月,我從紐西蘭回到台灣,打電話給王效蘭,她非常興奮、高興,在電話中,她告訴我,今天是禮拜五,晚上我要坐飛機到美國,下禮拜一就回到台北,她要我下禮拜一晚上和某些大咖人物一起吃飯。

她要我回到聯合報接總經理職務,我在電話中:對不起啦!我真的沒有意願,這些報社的業務推動我已經做過,現在,我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。

兩年後,19942concord名錶我也送給了一位做仲介的朋友,因為,名錶被我丟在抽屜孤獨了兩年。

中國首富馬雲近日在笑話,台灣人到五十歲了才要談創新…!回頭看當年,王效蘭為什麼要禮遇我,為何要我兼這個、兼那個CEO,除了我個性的無私、無我、無他外,重點是:我就是愛動腦、創造過許多報業媒體、不曾想到過的、所謂打破傳統束縛,為報社、為老闆賺進大把鈔票。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