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9月22日 星期五

設限

設限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曾勝華20170922

人是活的,電腦是死的,做任何事情,人應該把事情做活了、做得有水準、有腦袋,不應死在既有窠臼裡面,跳脫不出來。

我看紐西蘭人剪頭髮,改變了自己的一些想法,good money20年前紐西蘭人稱剪頭髮是好賺的錢,剪一個頭約兩分鐘,付10塊錢紐幣,大概是台幣200塊錢,那個時候,在台灣男生剪頭髮,大概要200300塊錢。

他們剪頭髮,是不洗頭的,只用刷子稍微刷刷頭髮周邊;在20-30年以前,台灣男生剪頭髮,需花費3003000元,那個年代頭髮較長,有的還需要燙髮。

我不喜歡老師傅慢慢雕塑,且往往按老師傅意思修剪,因此,回到台灣後,我開始試著自己剪頭髮。

天生具有技巧性的手,家裡東西壞了,我都是無師自通的修好,所以,剪頭髮雖然沒學過,後來竟然剪得比老師傅剪的好。

開始我是用大剪刀,就是,做裁縫用的大剪刀剪頭髮,有人問我,啊,看不到背後,你如何剪呢?這個嘛,就是個想像啦!想像邏輯的推理,就是這樣啦。

我用大剪刀剪自己的頭髮,剪成平頭,大概兩年後,我看到了賣剪頭髮的剪子,是日本富士的,一支要2800塊錢,我買了一支剪頭髮的電動剪子。

這個富士牌的剪子,我又剪了大概5年左右吧,有一天在大賣場看到荷蘭飛利普更簡單型的剪子,1000塊錢一支,我買了第二隻剪子。後來,陸續又買了三支台灣做的,就這樣,剪頭髮也剪過了許多年。

幾年前,我騎腳踏車運動,經過一個剪頭髮小店,我想給人家剪剪看,才發現原來剪平頭那麼簡單的事,在快剪師傅裡,竟然說:平頭是師父級才有辦法剪、才有能力剪的,剪平頭不容易呀!

原來在學校學剪時,老師、師父教她們有一定的比例、規矩與型態的剪法,快剪師被框框框住了,爾後幾年,我才發現這樣情況是普遍性質。

人是活的,頭髮、剪刀,都是讓人拿來使用的,要活用它、不應被規範框在裡面而無法活用,因此之故,我常常在理完頭後,回家還要自己再動手整修過,否則,無法讓自己感到舒適。

不要設限自己、不要設限自己的思想、不可被框框、框架設限自己,這樣的概念,也是當年我帶領民生報業務大幅成長的重要因素之一。

普遍人在使用電腦,但有太多人被電腦框住了,電腦是死的,人是活的,要操作它而不應被它操作。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