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9月8日 星期五

住家

 住家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曾勝華20170908

我很討厭囉哩囉嗦,很討厭計較,住在吳興街老公寓時,我常常在假日掃樓梯,從四樓到一樓,後來我搬到莊敬路7樓華廈,人更多了、爭吵、吵鬧的事,一開始是沒有間斷,住戶之間的爭執不斷,我跟太太說:這個地方真的住不下去了!

我就每一家去按門鈴,請他們在什麼時間,到我家開會,住戶的態度啊!有一些真的是惡劣到不行!但,為了要解決問題,我忍下來,陸陸續續開了三次會,許多問題,訂下規矩,從此,大家過得平平安安、過得舒適、正常,建商的問題,我就出面去處理,要求建商配合。

但是,整個大樓公共的設施、樓梯間、電梯間,公共設施的牆壁油漆、公共設施的燈光、公共設施的清潔…等等,如果,沒有人願意出面處理,整個大樓住起來,簡直就像貧民窟一樣,還是由我出面去解決問題,我的態度:不喜歡囉哩囉嗦、不喜歡斤斤計較,所以,在那邊住了20年,公共的問題,經常是我自己出錢解決,公共的電燈是我自己換裝。

通常住戶間就像陌生人一樣,這是台北的生態。但,為了要住的沒有煩惱、沒有煩憂,必須要有一個人,願意出面帶頭處理一些事情,慢慢的有好多住戶都會說:先生,我真的好佩服你耶,你好有魄力耶!你好能幹耶!其實我心裡有數,那也不過是我多出一些錢而已,如果要大家來分擔什麼的,搞不好又是爭吵不休。

乾脆我就自己出錢解決問題,出那些錢也沒什麼了不起的,幾千到一兩萬而已。偏偏公共的問題要處理時,就有住戶可以東扯西拉的,同樣的,我現在住的這個大樓,人更多了、更複雜了!這個大樓我從買到搬進來住,前後我空了十幾年,待我太太退休,我們再搬過來。

在搬過來之前呢?我本有意賣掉台北所有的房子,搬回竹北蓋個房子照顧我的老父親,這件事情,最後是被我的爸爸給搞砸掉!那時候還不知道我爸爸的心態是那麼的糟糕。

這個大樓有600多坪空地,可以活動,是我原本認為的寶貝、退休後要住的地方,有很大的花園、游泳池、停車位、無障礙步道、有會議室、韻律室、桌球室、撞球室、自動發電室、24小時警衛,住戶的水準很高:有律師、法官、教授、校長、老師、有高級公務員…等等。按理都是知書達理之人,但變成了住戶,心態就不太一樣了,這是很奇怪的現象。

為了公共的安全、為了公共設施的修復、為了大家生活品質的維護,為了整體住戶生活上沒有困擾沒有煩擾,就得要求住戶達到一定的水準。

這期間,我真的下了功夫啊!第一就必須不怕得罪人,第二對的事情,就非做不可,第三我還要寫一些文章,把它貼在公告欄,讓大家看,或者,我乾脆每一到兩個月出一本手冊,告訴住戶,有什麼缺失、什麼事情如何處理,一點一滴、一點一滴的推動,我遇到過許多的挑戰,有人在公告欄改我的公告、在我的公告上亂寫東西、又有人乾脆自己印傳單,然後要求住戶連名對抗,當然,最後還是被我執行正當的行為打敗。
 解決問題、解決困難,甚至,曾經有兩次太囂張的住戶,我告訴他,你有種站出來單挑!

目前,我們住的大樓可以說是非常理想的住家,當然,我仍然每一天為整體大樓,祈求 上帝的保守、祝福。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