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4月12日 星期三

求生存的年代

求生存的年代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曾勝華 20170412

1978年初,我決定離開工程師的工作,目標:讓自己視野開闊,也為創業需求吸取經歷、累積資金。11月進入經濟日報工商服務部,主管要求,每一天要交1,000字文稿,每個月要負責80,000元的廣告業績。

1978年普遍的公教人員月薪在3,000-5,000元新台幣,80,000元的數字,對我而言,天文數字啊!

工程師轉職到文字工作者,每一天的1,000字文稿已經不容易,再加上廣告業績,簡直是要命!

還好,當時仍然年輕的我,本意就是要自我磨鍊,因為,自知沒有可倚靠的富爸爸,而且,還要賺錢送回家,為父母的家庭,扛起身為長子的責任,為弟妹生活、就學,負起長兄的義務。

求生存的年代,我也感謝老天,讓我懂得窮則變、變則通,每一天的日子,除了4-6小時睡覺之外,其餘時間都在工作、工作、工作。

工作不能沒有效率、工作不能沒有效果啊!

我買了台北市的地圖,整體地規劃了我要進行拜訪商家、公司、人物的路線,中山北路是當時龍蛇混雜最旺的地區,我就從台北車站起,掃遍了中山北路的各大樓,再進入南京東西路。

前半年時間,幾乎,從上午6:00起床出門後,一直到晚間5:00我都在各個公司、商家、店家,打轉、拜訪、採訪,晚間5:00後回到報社,到半夜凌晨1:00,還經常可以看到我埋頭苦幹,寫稿、改稿、發稿,或整理、回憶當天戰績,規劃明天或後天的方向。

那時,我以曾子的話:吾日三省吾身;為人謀而不忠乎?與朋友交而不信乎?傳不習乎?時時鞭策自己,不偷懶,該見報的文稿,不給耽誤,該完成創意的廣告稿,不給馬虎,凡事只求盡善盡美,每天的辛苦,猶如每天上學求知,雖苦且樂,最有感覺的是:廣告業績的成長,每個月報社財務部門轉進我口袋的鈔票,啊!我的感覺是:每一天都在坐直昇機往上升、往上飛呀,過癮耶。

有好的績效,並不是平白得來:廣告業績對我而言,壓力重重啊!文字稿可以邊做邊學,邊學邊改,改到主管認可才交稿,也同時觀摩已經見報的文稿寫作方式,記起抓重點或語氣表達方法。

廣告業績的來源:找廣告公司或找人幫忙掛業績,就是掛人頭,業績掛在自己名下,雖可一時緩和了壓力,卻可能給自己帶來後續的痛苦與糾紛。而且,永遠沒有長大的機會。

我寧可很踏實的進行拜訪客戶,透過正常作業模式,完成被委託刊登廣告,一則保障後續的法律效力,二則客戶將屬於自己的,客戶與自己的關係,也將一起成長。

當廣告客戶數累積到一定量時,為了讓業績再成長,我開始規劃了相關的活動,這些活動則可謂是為了這些客戶企劃的;網球賽、羽球賽、桌球賽、棒球賽、高爾夫球賽、網羽球訓練班,體育、育樂、休閒運動用品展及各行各業的活動展…,甚至也運用到靜態的報紙紙上展。

三贏的局面:客戶藉由活動,推廣了、推動了產銷生態、推展了知名度,報社藉由活動,推動了發行量與知名度,我個人則藉由活動,帶進了廣告業績、推展了文字稿的內容。

活動要辦的成功,並不容易,在企劃案的內容與訴求,必需是以客戶的需求為主要考量,再加入報社的要求重點,最後,要把活動的推行結局,連自己的求生存目的聯繫上,否則,只是做白工。

做白工是做不久的!

比如說:網球賽的推動:先找到各相關的網球協會、網球委員會,請他們掛名協辦單位,到了球賽期間,請他們支援裁判與裁判長,賽事的規劃,先與主辦單位(我的報社)幾次會議敲定,主辦單位的總幹事當然是我自己,負起全面性責任,實在忙不過來,再請主管安排同仁支援。

進行拜訪各個相關業者,請他們提供贊助費用、贊助獎品,這兩項的贊助支出,我不能、也不會讓他們白白付出,也就是說:業者出了錢,報社就該回饋給他們等值的廣告。

當然,等值廣告的業績就是我個人的當月廣告業績。

這樣的循環運作模式,從1979年試水溫後,1980年起就正式推動,前後十幾年,年年大豐收,業者會主動詢問我下一個活動是什麼?他有沒有機會參加。所有相關參與的人員,都一樣地引領期盼下一個活動快快來到,反而是我;因為,一年365天,我必需把時間乘以23的應用,到後面,我真的太累了,也賺到錢了,沒體力繼續下去。最後,慢慢地歸於平淡。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