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月16日 星期日

人心已不古

人心已不古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曾勝華 2011/01/16

19854-5月間,報社的收款員賀先生,某日匆忙找我,要我幫他起個會,讓他當會頭,每個月兩萬元,找六位,連他在內只須再找四位同仁,在半年內這個會就可以結束!我問他:幹麼那麼急,你有什麼困難?賀先生:「我的一個表舅,從香港到台灣,住在我家,最近病倒了,須要花費一大筆錢,我自己也沒有那麼多錢!」我問賀先生:你須要多少錢?賀:我估算一下,至少要十萬塊錢來花!

我告訴賀先生,我的原則:不參加什麼會錢、不與人有金錢借貸關係、不參與賭博、不要等待人家還錢、也不要別人等我還錢。講白的,就是不以金錢為人際的關係。過去你也幫我收款多年了,重要的是,你的帳款都很清楚,不像你兒子多年前還坑了我2500元,太煩人了,我也不想再要!這樣好了,我給你十萬塊錢,馬上幫你解決你眼前的困難。隨即,我開了一張壹拾萬元的現金支票給了賀先生。

賀先生兒子的年紀大我兩歲,197810月我進報社時,就已經在聯合報系當廣告費的收款員,流理流氣的賀老爹長子,愛賭、鬼混、鬼話連篇,這是對他當年的形容詞!當時菜鳥的我,報社分配他來負責我的經濟日報與民生報的廣告費收款。在不到兩年內,經常跟他是扯不完的帳款數字,不只是我一個人的反應,太多位同仁的帳目,老是被搞得一團亂!最後,他真的出大問題了,虧空了報社大筆金錢。

大筆金錢如何還?找老爸還錢!金額太大了,對一個空軍老士官長退伍的賀先生那還得起啊!最後,賀先生只好代替兒子,接手兒子的收款員工作。報社再從賀先生的薪水裡,每個月扣回部份金額,做為兒子所虧空金錢的債務還款!到底是老輩的軍人,賀先生的誠信與帳目就清清楚楚了。從此廣告費收款的事,也不再讓我們心煩,只須要每個月底與賀先生對帳一次,並了解收回帳款的實際情形就夠了。

1960-90年代台灣社會有太多的少女,被親人推入火坑,所謂的雛妓。台灣人的劣根性,有太多男人就是要尋找雛妓來滿足性!有市場就有人供應,不像現在的情況,少女找錢自己會去網交、援交!198410月,我在採訪的工作上,就碰上了一名來自台灣東部地區的陳姓少女,被她的媽媽帶到台北,準備送進火坑,當時年輕的我,每月收入豐厚,個性重義,見不得不義之事的發生!我與少女的媽媽及老鴇周旋,最後以30萬元將少女贖回,並安頓她們母女。事後少女有意跟我,被我斷然拒絕。

19843,我的媽媽問我,在竹北正在蓋的房子,可不可以給我的大弟弟,我沒有停頓半秒鐘:給他!我本來就想要給他。媽媽告訴我:大弟弟的收入很少,又要養孩子,還說大弟弟比較笨!其實,從小到大,大家都心裡有數,所以,我從來不曾想過要從父母親那裡得到什麼,我常想的是:幫父母分擔家庭的重擔,給弟妹所須的金錢,免得他們像我,一路走來那麼的辛苦!

19861121,我電話給新竹的爸媽,主要目的:我想幫小弟買一棟世貿中心附近一樓的房子,這個一樓的房子蠻大的,連地下室約有50出頭。我告訴爸爸:這個房子的屋主,與我住的房屋是同一個屋主,都是當時台北東區專門買賣土地,蓋房子賣的許姓地主。幾年前我買過他的房子,如果我再跟他談,這個一樓的房屋應該可以便宜些!因為,這間一樓房屋已經擺了三年多,空在那裡,根本就沒人要!我的提議:請爸爸出一半的錢100萬元,剩下的錢我出,買給小弟做為19871月結婚的新房。

爸爸很高興,連連說好、好、好!然後說:我先跟你媽媽商討看看。第二天我再電話給爸爸,爸爸說:你媽說不要!我詫異問為什麼?爸爸說:你媽不喜歡那個女孩!我問什麼女孩?爸爸:就是你小弟要娶的那個女子。我再問為什麼?爸爸說:那個女子的學歷、背景差太多,你媽一開始就不贊同!你小弟也頂撞過你媽,以後有多少錢,就過多少錢的日子,你媽還氣在心頭!你媽說:就讓他自己去打拼吧。
198742,爸爸打電話給我:勝華,你可不可以幫爸爸一個忙?我一聽,還有一點緊張了!心裡想發生什麼事了,怎麼會這樣問!爸爸:你小弟租的小房子,才幾個月已經被偷了三次,你樓上的辦公室可不可以挪出來給他們住?爸又加了一句話:你幫你小弟,也等於是在幫爸爸。

第二天,我和內人一人開了一部車,約好小弟與弟媳的時間,就直接開到金門街小弟租的小房子,兩部車將小弟與弟媳的家當,全數載到我的住處,搬到我的樓上,將我的辦公室搬下到我的住家。那天晚餐時,小弟很有志氣地說:大哥,我們住半年就搬出去!

事實上,198742起,房價已經開始蠢蠢欲動,為了幫小弟找房子,吳興街底現在改成松仁路底的房屋、羅斯福路南昌路口對面、以及多處房子,我都帶小弟與弟媳前去看過,當時的房價在6-9萬元一坪,小弟嘛不太有意見,弟媳嘛則嫌東嫌西的!出錢的是我、是爸爸,想盡快幫他們找個房子,最後也就眼睜睜的看著房價一路飆漲,而我的爸媽也無可奈何,還是要幫著他們從小就疼愛有加的小兒子,解決住的問題,結果都是我這個做大兒子的,承擔一切後果。

小弟兩夫妻在我樓上住了五年,所有的生活開銷都由大哥負擔,因為,為了幫助他們能夠盡快立足!而爸媽家,我仍然固定送錢回去,遇年節則送大筆的,也常應媽媽零時的要求再加倍送錢回家。19893月,我付出了較19861121準備付出的金錢,高達10倍以上,爸媽也付出了比當時我要爸爸出的5倍以上的金額!19893月我幫小弟買了當時號稱豪宅大樓的房子,那時的豪宅65-80不若現在的豪宅那麼的大!但實際坪數卻不一定較小,主要差別在公設比例,一個是5%,一個則是30%

從以上這些故事,深深感受人生真的很短促,怎麼樣也想像不到,那時年輕氣盛、多金大方的我,瞬間就進入了60出頭,但是,我耳順了嗎?

19642-3月後,我們家好不容易有了一台收音機,我很喜歡聽警察廣播電台廣播劇─雪中送炭的節目,一天晚餐時,我向爸爸要錢,說我很想捐錢給電台講的那個貧困人家!爸爸還不錯,當著全家人面前說:勝華不錯也!很有同情心,然後就沒有了下聞。待我年紀漸長後,有時我會覺自己太不識相了,在那個年代,我們家能夠有溫飽就已經不容易,我怎麼會去要求爸爸增加更多的負擔!

聖經傳道書7-16:不要行義過分,也不要過於自逞智慧,何必自取敗亡呢?
聖經傳道書7-17:不要行惡過分,也不要為人愚昧,何必不到期而死呢?
聖經傳道書7-25:我轉念,一心要知道,要考察,要尋求智慧和萬事的理由;又要知道邪惡為愚昧,愚昧為狂妄。

19861121要買的台北世貿中心附近一樓房子,現在價值超過5000萬元!19843月送給大弟竹北的房子,現在價值也在4000萬元上下!爸爸給我姐姐與妹妹的房屋,現在也有3000-3500萬元的價值!而這些錢,都是過去22(1973-95)年我陸續送回家給父母的基本資財所衍生出來的資產!遺憾的!媽媽過世後,爸爸一筆勾銷了過去我為他的付出!媽媽才過世兩個月,爸爸就問我:『勝華,過去你曾經送錢回來嗎?』姐夫曾經對我說:『你爸給我的房產,也不過5-600萬元而已!』弟妹們認為,他們所擁有的房產是爸爸給的,而爸爸也告訴我:你為爸爸做的事,是你的本份!你是長子本來就應該做!

過去,台灣社會有太多的『父不父、母不母的情況!』現在則有太多『子不子、女不女的悲慘情況!』我的爸爸則是為了顧全自己的面子,寧可讓他的長子,60而耳不順!如果,我的父親在30年、20年以前有能力為他的孩子們供應豐厚的資源,那須讓他的長子吃盡了辛苦!更何況40-50年以前的苦日子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