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月18日 星期二

凡事謹慎為上

凡事謹慎為上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曾勝華 2011/01/18

1970年代初台灣的紡織業、化學纖維業蓬勃發展,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,台灣的主要外匯收入,就是靠紡纖業打天下,19738-9月桃園的大明化學纖維成為了台灣的股王。我因為讀的是化學工程,也因此在桃園一帶的紡織廠、化學纖維廠、纖維加工廠、假撚廠,前後幾年,我參與建廠、裝機,總共有6家之多。在那個時代,建廠裝機,可謂為當時代的高科技業!先後與英國技師、德國技師、法國技師在工作上有密切的接觸以及工作的配合。

這些來自各國的技師,德國、法國的比較年輕,英國的紡織廠裝機技師年紀較大,他們都有一個特性:公司必須安排他們住在台北的大飯店,一定有女人陪侍(公司的安排),上班一定要喝啤酒,喝啤酒當做喝開水!英國與德國的技師脾氣很大,尤其是英國的技師根本沒讀過書,三字經和粗話,隨口帶出!

那時,我才20歲出頭,非常聽不慣英國大老粗的stupid口頭蟬,在我們5-6位大專畢業的伙伴裡,平日只有我可以與他溝通,其他幾位幾乎是給這個大老粗罵假的!有一天,我實在是無法再忍受他的囂張,我刻意對著大老粗:Long live the queen Isabella .然後對著他:So , you are stupid .啊!這下不得了,英國大老粗,對著我大吼!做勢要打我,我則拿起一把長棍,come on , Let’s go outside fighting .come on .然後走到外頭秀了一下棍棒,大吼 Chinese 功夫!

英國技師,塊頭大,年紀長我24歲,又肥又壯,那時的我,瘦瘦的身材,腹肌則是六塊肌,身體結實,動作靈敏。這個大老粗被我挑戰後,想打我,打不到,又不敢跟我面對面幹一假!氣得跑去廠長室告狀。這件不打不相識的故事結束後,我們成為了好朋友,到後來他要回英國時,還特別地寫了他住在英國利物浦的地址以及電話給我,一再叮嚀,有機會到英國找他敘舊,那年他46歲,已經當阿公,有一個2歲的孫子,他還特別拿出他孫子的照片給我看!我們常常會唱一首TOM JONES - Green Green Grass Of Home的老歌。當然,從此他的口頭蟬也不見了。

德國技師的情況也有點類似,只是沒有那麼的激烈!他有受過高中教育,也沒那麼粗魯!法國技師嘛,則比較浪漫些,有時會秀一下瀟灑,逗大家哈哈大笑。

裝機的工作辛苦、錢多、也學到許多技術,正好是那個時代許多廠家競相爭取的技術人員,所以,桃園一代的大飯店,在我很年輕時,常常被大老闆們請吃飯,吃得醉醺醺的!就因為,從小到大不曾如那時候的飽食與酒足,有一度我還深深覺得過癮!

當然,在裝機現場的安全也要特別的謹慎,一天,我被裝機時不慎掉下來的撞擊物,打在天花板上,掉落下來的一大片灰塵灑了滿頭,結果是眼睛出狀況,那時年輕,我還不以為意,自己到桃園市區的眼科看醫生,做了小小的手術,然後就像獨眼龍一般,我回到新竹休息兩天,記憶中,我的媽媽緊張的要命,她以為我出了大狀況,雖然我一再的解釋,沒有問題,一直到了第三天,拿下了眼罩,眼睛恢復了正常情況,她才覺得釋然,我也才知道,原來我認為小事的,在媽媽的心裡卻是非常嚴重的大事情,所以,從此以後,凡事我都非常的謹慎了!

1970年代初的台灣,在白人老外的眼中,就有如20年前台幹的眼中看大陸,以及現在看越南、柬埔寨一般,甚至還不如!所以,英國技師展現出了,他那白人優越感的惡劣態度,縱使他只是個大老粗,仍然是囂張的要命,還好碰上我這個不怕死的,讓我的工作伙伴,從此才能夠好過日子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