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12月15日 星期三

竹竿與蛋糕-論義

竹竿與蛋糕-論義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曾勝華2006/9/8


這幾年,整體臺灣社會展現出來的不知所措,埋在小老百姓心中的煩悶與無所依歸,較之以往,著實有過之!台灣社會裡,過去的純真、簡樸、可愛、可靠與誠、信、公、義等生命中與生活裡,基本的價值依歸,似乎已漸漸遠去。

就像上了年紀的我,已然感到逝去的已過,似乎我已無力再追回或彌補回來,無法像勉勵年輕人的話語:“沒關係逝者已矣!來者猶可追。”仍可保有一絲絲希望。

李詩科的搶銀行,在那個年代,大家都覺得不可思議,怎麼會有這樣的事件;第二年起,我們大家可以從電視新聞看到,臺灣出現許多的黑槍,那個時代,臺灣沿岸的黑槍走私、毒品走私,風起雲湧,抓不勝抓,1984年底才來個一清專案,似乎抓遍了臺灣島內的黑暗勢力,隔了一年又來個二清專案,按理,臺灣的小老百姓,應該可以過高枕無憂的日子。

事實不然,簡樸的臺灣人,私底下,除了期望有為的政府能夠給予保障外,往往遇到了冤屈或糾紛,會花錢找黑道人物,擺平事件,『找鬼拿藥單怎可治好急病,』黑道人物,從一清、二清管訓過出來的人物,不但沒有因管訓,變得循規蹈矩,反成了黑社會裡更具份量的大哥級人物。

台面下的社會型態,漸漸的上到了台面,1988年一月總統經國先生的辭世,七月份的財訊月刊,有一則報導,是這樣下的標題:想當官的,台中以南找曾振農,台中以北找宋楚喻。當時,我好奇?怎可能這兩人擺在一起。

經國先生主政時,有一條例:管訓過的人物或教育不及某一程度以上者,不能參與某一層級公職選舉的候選人。臺灣的公職選舉,尤以地方上的選舉,目前大家可以看得到的是:『感嘆!現今已21世紀啦,為什麼層次那麼的低落!』『而層級高的選舉,怎麼?似乎只看到了,許多大哥級人物在表演。』

當年的宋楚喻權位之高,曾振農的影響力之大,再加上李登輝的沒有原則之極:沒有理想的遠大目標與沒有誠信的為人處事,帶動的臺灣社會,成為今日小老百姓所感受的日子。

『黑金社會』怎麼可以?是基督徒總統,李登輝的代表作,『綠色執政,品質保證』阿扁的響亮口號,當然輕易的打敗了『黑金社會』小老百姓期望政府的品質保證,能帶來安康快樂、無憂無慮的日子。

結果,僅僅幾年的時間,阿扁政府帶給小老百姓的日子,竟然是:『是非無定論、價值崩潰與慘狀社會,』每天都有自殺的人民,阿扁總統卻說:去年台灣只有四千多人自殺,中國大陸有二十萬人自殺,比較起來台灣的情況還好嘛!

仁民愛物、民胞物與、人飢己飢、人溺己溺,我們可以不必期許那麼偉大的自我,但也不應了然於胸而無動於衷。何況是一國的領導人,相信為人父母者,關心自己家的孩子,是那麼的自然,那一家的父母,會去比較自己的孩子說:「還好嘛!人家隔壁的小明,他已經斷了兩隻腳,你才斷了一隻。」

得天獨厚的人,為萬物之靈,可以役眾物,而非役於眾物,本應『敬天、愛人、惜物』可以關心社會的災難,為災難和貧苦的人禱告。如此,宇宙循環、萬物生息、井然有序、皆備於人、享用不盡、幸福無窮,始能臻於人群和睦、社會和諧,教育之根本也盡於此。

可嘆!身為品質保證的阿扁政府,與黑金社會代表作的基督徒李登輝政府,竟然只是換湯不換藥,甚至於還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要身為小民的我們,如何面對明天?如何教導下一代?禮、義、廉、恥,國之四維,四維不張,國乃滅亡。相信讀過書的,都曾經念過。我一直以為知恥近乎勇,有一些消極,積極的應該是,知義,行義,自然能知禮;知禮、知義,自然就知廉恥了。

可惜,利益擺中間,道義放兩旁,好像是今日社會的寫照,縱使高高在上的領導者也不例外,反過來說:教會的禾場還真是大啊!

長老教會高俊明牧師,多年來扮演著政客的打手,著實讓小民看不懂,牧者會去擔任總統府資政,會以偏向某一政黨立場,發表文章醜化對手,這樣的行徑更是讓基督徒的我,摸不著頭腦;(民視新聞林俊明台南市報導)高俊明本人於98,委由台南市議員王定宇轉述他的聲明:『六年來所領的國策顧問費,已經全部退還給政府。』

牧師的職份,是多麼的神聖,怎可拿著神國的名器,去攪和人國的扯爛事務,誠信之不存在,尤以李登輝前總統為甚:面對著攝影機,告訴全國的小老百姓,總統任期期滿,將以遊走臺灣山林,普世傳講耶穌基督的道為職志,結果ㄋ…。?

上兩週長老教會劉慧敏牧師,來靈友堂講道完畢後,我向前請教了劉牧師:請問您對臺灣了解多少?“我了解的不多,因為我去了新加坡已經十幾年,與台灣的關係,只是我是台南人,”當場我給劉牧師的回答:『建議您多多的了解台灣,您講道時的話語,我一聽就心理有數。』

教會本是社會的明燈,牧者就是那重要的燈心,明燈要照亮昏暗的世代,引領不義之人,進入義人的國度,牧者的眼界、心胸、思維與自我的要求,何其不易,怎可隨波逐流。

幾天前,我們到了高速公路中壢休息站,讓我回想起25年前,曾經有人在休息站兜售棉被,當時,我們竟然大膽的買了兩床棉被,一床送給內人的媽媽,另一床我們自己用,到現在還很好用。25年前,台灣的經濟景氣,也是逐漸走下坡,但普世的價值─誠、信、公、義,還不至如今天的悽慘,那時,我敢大膽的一次買兩床一床800元;我問內人如果是今天,我們敢買嗎?

為什麼?不敢!因為今天的台灣,詐欺、詐騙,竟然已成了普世價值,人人都心裡有數,詐騙行徑,是家家、人人都會遇到,或都已遇到千百遍,厭倦也無奈,見怪不怪的行為。

95宜蘭縣警局局長,被連作處分,搶劫的警員洪壹峰記兩個大過免職,96 台北縣警局外事警員,因包娼,引進百餘人越南女在台賣淫,被逮,…,類似警察當賊的新聞時有所聞,想想看,會飛的老虎有多恐怖;98 宜蘭有三位大學畢業的社會新鮮人,站出來控訴直銷公司的騙局,讓他們分別背負三百五十萬到五百萬的債務,同時,已遭到銀行的追債與信用的破慘。

1988年─1991年許水德擔任內政部長,曾經很努力的,推動民心淨化活動,他以佛、道教為主的推行,促使台灣的廟宇快速擴張,許水德本以為宗教淨化人心,可以給台灣帶來一片祥和與民心的安定,誰知,歷史又證明了,事實是那麼的殘酷。

甚麼是義?義就是做對的事,甚麼是做對的事?就是對大多數人或人心有益的事。舉例:如果有一天你掉進了河裡,沒有人伸出援手來救你,你只看到了兩岸的觀眾,突然有一個人,拿了一根竹竿給你,你就靠著這根竹竿爬上了岸,你活過來了。這時候岸上的人,有人送雞蛋、鴨蛋、蛋糕各式各樣的禮物給你,大家都跟你恭喜!恭喜!

請問,竹竿和蛋糕,你要那一件?

人們看到了什麼?往往是,送蛋糕的人太親切了,你的鑽石,被送蛋糕的人用玻璃給換走了,你還可能感動的說:這個送蛋糕的人真好。公益、公義就是要讓對的事可以執行,要讓正確的事,對普遍大眾有利的事,可以執行得很自然。

基督的禾場何其大?教會弟兄姐妹的責任,何其重啊!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