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12月12日 星期日

意見領袖

意見領袖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曾勝華 2010/12/13

尤記得1955年的好天氣,才4歲的我,蹲坐在一堆砂土上玩耍,小孩的心靈感到快樂、幸福。這樣的印象,偶爾會在我的腦海出現!漸漸長大,我才知道,這是當年竹北老家正在大興土木的實際景象。而此影像竟然會陪著我一生。事實上,我並沒有住在竹北老家,只因祖父、祖母住在那裡,年少時也常常在那裡幫忙農事,小孩的心靈,的確認定了,以為那裡就是我的家!

鄉下地方的長輩們,普遍只是讀過基本的學堂,大人會這麼說:『我沒讀過什麼書,你們年輕人要好好讀書喔!』我們大家族在60年前,出了一個小學老師,師範學校畢業的耶,自然就成為了家族裡的意見領袖。對於如我的年齡,小孩時尤以老師的話當話囉!

接下來,近50年前,出了一個大學生,這可不得了!我的爸爸可以花掉,當年竟然是好幾倍月薪的錢,買了一支派克鋼筆送給他準大學生的姪子!看在小孩的眼睛與心靈:平日我們過的日子有夠苦的了!小學三年級前,我還常常到學校垃圾場,去撿鉛筆、橡皮擦,心裡還感到快慰!可以幫爸爸省錢。家裡有一顆荷包蛋,媽媽會先放在碗底,一天我拿到媽媽要給爸爸的碗!吃了一口飯,很驚喜!我問:怎麼會有蛋。媽媽二話不說,從我手裡搶走飯碗:『這碗不是給你的!』我才知道,吃飯還有分別。

加上我祖母的寶貝長孫,我的大堂哥,年齡長我20歲,十年前,他在北醫住院,就在我家附近,我常常去陪他聊天,才知道原來大堂哥,真是祖母的金孫!別的孩子或叔叔都不可做的,只要是金孫帶頭做,祖母就沒話說!在那個年代,祖母可是家族裡絕對的權威!

以上三位兄長,按理來說,應該是家族裡重要的舵手、應該是弟妹晚輩的重要標竿、應該帶領整個家族蓬勃發展。大堂哥1966-1989擔任過新竹縣議員、議長,這期間我送過他多次選舉經費。1989年我的董事長惕老先生與王必成,應國民黨的請託走訪新竹縣議會,主要是在幫黨籍立委候選人加油。用餐時,王必成問議長:『曾勝◎的名字,與報系有一位曾勝華的名字,有什麼關係嗎?』

這個故事,1990年的春節,大堂哥告訴我:喔!勝華,原來你在台北那麼有名!1992年過年時,大堂哥竟然這樣說:勝華,你在台北賺了那麼多錢,啊!你只有一個女兒,大哥給你做膽,你就去外面生個兒子吧!當然,我了解他的用心與心境。

1962年某日我從新竹回到竹北鄉下,就在大宅院的曬穀場,我看到30歲高大的堂哥老師,正在刮8歲小二的堂弟,小堂弟被打的鼻孔、嘴角流血,為什麼?我不知道!過一會兒,二嬸嬸出來對著大房子,提高分貝地大罵:勝○,你這個大人大種的竟然對小孩下那麼重的手!小堂弟是二嬸嬸的小兒子。

1960年夏天,小三的我,在學校教室,突然看到高大的堂哥老師與導師站在講台講話,一會兒,堂哥轉過頭叫我出去,當時,我在左大腿綁了手帕止血,因為,剛剛下課時,我才擠了左大腿上的膿包!堂哥沒有好臉色,竟然馬上拉下臉,就在全班同學與導師面前,吼罵我:你這個孩子,怎麼搞的!就是那麼皮,還受傷了。那個年代的小孩,硬是被罵假的!被罵得莫名其妙。後來我才知道,我那勢力眼的導師與堂哥是師範學校同學,難怪都那麼的小心眼,看高不看低,窮孩子就是垃圾。

讀初中以後,我很喜歡英文歌曲,也很會唱英文歌。當時,我以為每個讀過英文的同學都與我一樣!堂哥們應該比我更棒,好天真的想法!後來我多次被堂哥們錯罵:洋經幫!才知道怎麼會事。

到老了,這個曾家第一個大學生的堂哥,讓我的爸爸背負重重的債務,銀行要查封老父親的房子,要追償上億元的房貸!而事實上,我曾經太多次告訴父親,絕對不可以與堂哥們有任何金錢往來!因為,我的人生經驗看他們不是那塊料!況且過去三十年,一路走來是我在負擔父親一家的經濟生活。

意見領袖,的確這幾位堂哥扮演了幾十年家族裡的意見領袖,如我父親輩的叔叔、嬸嬸們,幾乎以他們為馬首是瞻,也因此,讓叔叔、嬸嬸們賠掉了不少的金錢,叔叔、嬸嬸們習慣了、上癮了這樣的模式,就連親兒子一再的阻止,都難以避開掉進金錢損失的窟窿!金錢損失之後的人性誠信與信任,自然就蕩然無存了。大家僅僅只成了社會上的交際應酬,極盡的表象罷了!

耕讀傳家,過去是我們鄉下農家人,長輩或兄長們掛在嘴邊,重要的話語。勉勵小輩們,要努力以赴,維護傳統美德,不可吃、喝、嫖、賭!要懂得、並做好忠、孝、節、義,四維、八德等的基本行為!時光流逝,這些大柱子警語與座右銘也跟著社會變遷,流逝得不成形狀!不再有耕稼的機會!讀書嘛!表面好看的學歷的確比父執輩亮麗了!但,內含與實質的能力與努力已不復存在!

1994年起,我試圖努力探討:基督教會與基督徒行為。…四十而不惑、五十知天命。我放下在職場上的權威形象,希望藉由親近教會,了解我看到的許多基督徒,為什麼能夠那麼的虔誠、能夠那麼的知禮!甚至於,錯覺地以為每一位基督徒都是聖徒!都是與我一樣懂得自我要求!一樣的有很好的工作成就!我告訴牧師:現在我正迷惑中!我四十才開始大惑。

一年後,我在紐西蘭也參與了當地洋人(kiwi)的教會,有一段時間,也應當地新加坡人邀請,去新加坡人與香港人聚會的場所聽道,回台灣後,繼續在教會聽道,參與教會各種活動。我的心仍然抱持著謙卑,仍然希望我看的不良問題,只是偶發事件,仍然認為這些基督徒是聖徒!

在教會裡,我也看到了許多如我堂哥般的意見領袖。似乎有好的學歷表象,似乎有禮貌的好行為,也似乎有體面的工作背景。從台灣到國外,再回到台灣,我聽過太多牧師或傳道人的講道,很遺憾的事:我發現沒有幾個講道的人,能夠講出讓我心動、讓我感動或叫好的內容。幾乎,拿著聖經講聖經!我自己曾經花了功夫,看完一次整本聖經,我的認知,上帝在藉著先知、先賢,啟示我們後人,應該在活著的時候,努力以赴,為人、為社會、為整體宇宙大自然,盡一份人的本份。那麼,應該從聖經的教育裡,領會、挖掘並時刻記得結合當時社會或人們須要的思維,這個思維的出發點,要給聽道的人,從中領會並解決生活上的許多問題或困境!不應該在講台上,好似講些活在象牙塔裡面的話語。

好像是意見領袖,教友們也馬首是瞻了!好像是一篇動人的講道,教友們卻似乎感動不起來!漸漸的教會的功能,成為了社交場所!成為了須求心理慰藉人士,停留的平靜夢境場合!

意見領袖、講道的人,應該具備的基本條件,不是說書即可,說書時候過了,生活行為的影響力更加重要!說書、講道時如果加上現時社會的問題,藉由聖經章節的內容教導,那就真的功德圓滿了。

意見領袖應該有如團體裡的大柱子,會有許多人,因大柱子無私地撐起帳蓬而活得好好的。意見領袖應該有不自私的心、有智慧的眼光、有用心的良知與良能,引導整個團體走進良性循環的軌道!所以我不得不佩服猶太民族的許多家族,經過幾百年仍然屹立不搖,而且對人類有極大的貢獻。

牧者的角色比意見領袖的地位更加崇高,當然更為不易!牧師應該就是那燈心,藉由教會這個燈油,照亮著人世間的黑暗,讓世人見到希望與寄託,那麼怎麼可以脫離社會的許多問題呢?牧師們加油!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