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11月22日 星期一

打狗放蛇

打狗放蛇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曾勝華 2010/11/22

13-4歲常到水田戲蛇,奇怪,那個年代水蛇特別多,聽堂兄弟說,水蛇尾巴很脆,從蛇的後面捉住尾巴,快速拉扯、拉放,水蛇就無法動彈!有時我會自己前往戲蛇,不過,實在太多了,玩到會有些害怕。近50年後的今天,環保意識抬頭,就是看到了毒蛇,還是放它走了!

兩週前週五傍晚,我獨自騎著腳踏車,走在公舘到碧潭的腳踏車道上,可能是用餐時間,一路沒有什麼人煙,忽然,前面昏暗的燈光下,有人大叫:小心有蛇。

車子過了蛇正要走的腳踏車道,我繞回那個人站立的地點,用車燈照著那隻半大不小的草蛇,仔細觀察,我說:沒有毒的蛇!一下又來了兩個人,啊!草蛇啦!我再看看,包括我在內的四個人,好像沒有人想宰殺這條蛇!ㄟ又來了一個人,這第五個人,甘脆,在蛇的後方用腳鈍著腳踏車道,發出喝叫,趕著蛇快速入草叢,還加上:免得蛇被腳踏車壓到了。我說:這腳踏車道經常有人在飯後散步,大人或許無所謂,萬一是小孩被蛇咬呢?有人就回答我,那就小心囉!對!那只能自求多福啦。

2010/11/20從公舘到淡水來回,騎腳踏車走新北市路線,過了華中橋不久,在我的左手邊,一隻精神抖擻的黑色野狗正在尋找對象,起先我還覺得這隻野狗有點像18年前我們家養的狗,正有意表達善意時,突然,黑色野狗起步衝刺,追著我的腳踏車,準備咬我的腳。我馬上下車準備修理它,瞬間我的右側發出了群狗狂吠的吼叫聲,我才驚覺原來它們是有組織的狗輩!右側帶頭的那隻野狗特別大,雄壯威武,抬頭挺胸,對著我拉開嗓門,眼光凶狠,旁邊7-8隻也跟隨準備攻擊。

這下惹火了我,馬上進行制裁行動,被我大吼,準備動手打狗時,全數野狗狂奔給我追,待我停下,野狗群也跟著停下,還用眼睛餘光瞄視,看看我是否還有動作,我走一步,狗群也走一步,所幸我跟它們和到底,再發動一次制裁,把野狗群趕進河堤邊的草叢裡!

2010/09/20新聞:台北縣八里聖心國小,一名小三女童下課時間在校園草地玩耍,被一群野狗攻擊,小女童全身被咬多處撕裂傷,右耳還被咬掉一塊肉,還好有老師發現,趕走野狗,小女童被緊急送醫才保住一命。2002/10/28新聞:台南市發生流浪狗咬傷三歲女童並拖行超過100公尺。研究狗類生活習性的專家,台大獸醫系教授費昌勇研判,應是女童侵入這些流浪狗自行劃設的領域,加上正是秋天發情期,狗性較兇,才會發生不幸事件。費昌勇說,狗攻擊人之前會揣摩打不打得過,所以氣勢較弱的女人和個子較矮的小孩、比較容易受到攻擊。

兩個月前一名牽著愛犬的男人,一不留神,他身後的小狗就被景美、公舘間的一群野狗,當場咬得支離破碎,慘死現場!他在電視新聞裡形容:『根本趕不走這群野狗。』三週前,我騎車到了馬場町,一隻野狗媽媽咬著小狗,從草叢裡衝出,差點撞上我的腳踏車,定睛看,原來野狗啣著寶貝換槽去!

老實說,大台北兩市的腳踏車道做的不錯,但,嚴格的說仍然大有改善空間,請兩市的父母官能夠親自走一趟腳踏車道,會發現許多問題,須要再努力改善!今天談的打狗放蛇,只是我這個大男人在騎車運動中點綴的一點生活情趣。如果換做是小孩或一般較柔弱的婦女,是否又有不該發生的悽慘新聞!

時空環境的轉變,草叢裡的蛇類們,似乎不再那麼地威脅人類生命!忠義狗卻成了危害人們生命的源頭之一!生存、生活威脅的源頭與力道不再單純!人們價值觀、道德觀與生命觀的調整,台灣社會也已經允許了龍蛇雜處,無奈得接受了地頭蛇擔任公職氣氛的景象!

1 則留言:

  1. 詩篇12篇8節:

    下流人在世人中升高,就有惡人到處遊行。

    作者的觀察入微,台灣社會允許了『龍蛇雜處。』

    我們現在無奈的接受;當站穩於公義的根基上,義人就仍大有可為。

    廖牧師 敬上2010/11/24

    回覆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