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11月15日 星期一

6點12點循環(3)

612點循環(3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曾勝華 2010/11/16

19878-19928月我帶領民生報廣告業務,把民生報的廣告營收從每月虧損30-60%資本額,拉升到每月廣告營收賺進300-330%資本額。而事實上這不是我原本的人生規劃!

沒有坐上高位,根本不知自己處境!沒有站上高山,根本感受不到渺小!大家搶著要坐的廣告業務主管位子,是聯合報系過去豐盛年代的絕對現象。許多人透過裙帶關係,安排妥人事背景,目的就是要擁有決定刊登廣告版面的生殺大權,有了權利,緊跟著:送錢來的、送房來的、送車來的、送爽來的、送女人來的、送大餐來的…真的不勝枚舉,讓廣告業務主管眼花撩亂,讓一般小同仁驚嘆而無奈!

在我還是小同仁時,我的義務是達成主管要求的民生報廣告業績。但,總會有一些客戶要求,必須先安排好聯合報或是經濟日報的廣告版面,才能夠刊出民生報的廣告!因為,那個時候民生報還不是 A 咖。經濟日報我還可以要到版面,聯合報則必須付給相關的人(不一定是主管)一成佣金,而且是必須自己先付出現金,才能夠要得到版面,同時,平日必須建立好關係。

為此,我也經常放棄掉大筆預算,免得背負可能兩頭空的債務!在聯合報的廣告量而言,我只是個小角色。換做是大角色呢?以聯合報為主力的同仁或廣告公司,那種巴結、哈腰、送好的功夫就成了必須!

民生報漸漸做大了,坐上高位的主管也有樣學樣,比如說電影廣告版面的安排,那個以電影廣告為主力的廣告公司或個人,須不須要送好!這樣的事,普遍的同仁都知道。就在王效蘭拜託我接下廣告主管位子的第二天:有人送來25萬元現金支票,另加一個信封袋的66,000元現金。送鈔票來的人表示,這筆316,000元是基本數,只要爾後我能夠給的方便或能夠幫的忙,按每月實際刊登出來的數字,照比例往上加。當時,我詫異的是,怎麼會有信封袋的66,000元現金,而不是一整筆的數目!

待我瞭解送錢來的用心,我退回了這一大筆鈔票,並很鄭重的告訴來者:『請妳回去告訴妳的老闆,現在是我在當家,以後都不須要送錢了!』我再三說:『我考慮的是整體的利益,整體的成長,不是我自己的一點好處。』這件事,我以為就那麼漂亮、那麼有氣質,那麼完美地處理妥善了!

因為,過去我們普遍的同仁,早就非常感冒當權的主管,那種私心、雜亂無章的作業方式與態度,加上我個人的脾氣,非常痛恨那種貪官污吏的自私,以及因為自私而來的私相授受行為。

聯合報系的老闆,王家的人,可能受到創辦人惕老董事長的感召,總以極為仁慈的心待人,在我接觸過的許多老闆裡,有時我會覺得聯合報系的老闆們太過仁慈了!往往給犯錯的主管許多次機會。1990年的冬季,一天我與許多廣告商在外聚餐,酒酣耳熱之際,竟然有一家廣告業者起來放炮:『勝華老大,你過去三年拿了人家一千多萬元,幹麼做事還一板一眼,幹麼還要照規矩做事?』

當時,我還沒聽懂,我說你再講一次!後來我才知道,原來3年前被我退回去的316,000元,後來成長到了每個月50萬元以上,這筆錢被之前食髓知味的主管半路攔截走了,他的理由是:『我會轉交給勝華。』王效蘭認為他沒有能力扛下1988年啟始的報禁開放,報業戰國時代,拜託我接任他的位置。

一天王效蘭準備宣佈開除這個蛀蟲!在宣佈前的一個小時,我到王效蘭辦公室:請王效蘭還是給他機會留下!王效蘭驚訝的眼神:『勝華,我不曾看過這樣的年輕人,人家要害你,你還要救他!』我的理由是,我志不在此!而這個蛀蟲年紀已不小,如果開除了他,他的生路堪虞!目前他還在報系工作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