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11月8日 星期一

從自己的身體思想起 4

從自己的身體思想起 4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曾勝華 2010/09/20

民國四十六年的某一晚,父親講了一個故事給幼稚園生的我聽:三年前,我們住在台南市台糖日式宿舍,三十八年國民政府來到台灣,也因此,住在宿舍的人來自中國各地,日式宿舍的門窗幾乎都可相通。多家住戶、同仁陸續被偷,但,怎麼樣都無法抓到偷竊的賊,搞得人心惶惶,家家恐懼!

在那個年代,台糖可以說是最賺錢的公司,能在各地當上處長的職位者,所說出的話,具有絕對的份量。

父親強調,我們處長說:做賊之人也應該要有道義之心,怎麼可以偷竊跟你一般受苦的鄰人、同事!好不容易終於逮到了這個賊,處長給他的訓話:“盜亦有道,有能力就到外頭去偷”。

小學時期,經常聽到老師的話:我們中國人,幾千的歷史裡,那些貪官污吏讓中國成為了弱小民族,受到列強的欺凌,就連矮小的日寇也來戕害我們。老師強調的是:“貪得無厭的貪官污吏,做出來的貪贓枉法,讓全中國的人民受苦、受難也受辱”!

民國四十五年的過年前,媽媽特別叫我到她根前:勝華,你的爸爸是個老實人、你的祖父也是個老實人,我要告訴你,你啊!你必須要注意,不可以讓你的祖父、父親受羞辱!

也不知道為何?從小我就是個重義、重理的人!當時,老師在上課所說的話,深刻烙印在我的心裡,當下我的腦袋就思想著、並要求自己,長大後絕不幹那種齷齪的事!媽媽的要求,讓長子的我使命感與責任心,萌芽、成長而茁壯,不計較地為爸爸及為家人付出,幾十年後,卻得到了我本應該付出的評語!

民國五十一年,小五的我看到爸爸兄弟分家的攪擾,就連大伯父兩個年長的兒子也參與在紛擾的局面,我很納悶,怎麼會是這個樣子?長輩的分家,晚輩怎麼會也參與爭論?血液裡流著不平與不屑,我告訴自己,出去賺外面的世界,幹嘛?在裡面爭。

民國五十四年兩個月暑期農忙後,我很鄭重的告訴父親,以後不要給我任何家產,我不想要。那時候,爸爸常常有意無意在我的面前說:要幫忙家裡的農忙,否則,以後田產就不分給他。對一個14-5歲初中二年級的孩子,父親似乎沒有扮演好自己的角色!

民國六十二年到八十三年,我每個月固定送錢回家,應媽媽的要求,並隨時再加送,一直到民國八十三年底,媽媽才告訴我:以後不要再送錢回來了,家裡現在已經不缺錢!我送的錢,金額都是當時一般薪水階層的三到十倍,到了八十三年,和爸媽同住一個屋簷,最小年齡的孫子輩都已經是八歲了。

民國七十六年我再一次告訴父親:以後家裡的財產不須要分給我,過去十幾年,家裡的生活與經濟都是我在供應,沒道理也沒必要,以後再還給我,還是給收入比較差的弟妹吧!

民國六十七年我從工程師轉換到記者工作,到了六十九年以後,我每個月的收入都超過了二十萬元。民國七十六年我應王效蘭的央求擔任民生報的廣告業務領導人,帶領民生報大步跨越、快速成長,第五年起民生報的廣告月營收跨入成長十倍的記錄。這幾年民生報的成長,很重要的因素是無私、無我、無他的領導人。我領導的那幾年,“貪得無厭的貪官污吏,做出來的貪贓枉法,讓同仁受苦、受難也受辱”這句話被我改善了!

“出去賺外面的世界,幹嘛?在裡面爭”。“盜亦有道,有能力就到外頭去賺”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