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11月8日 星期一

從自己的身體思想起 2

從自己的身體思想起 2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曾勝華 2010/09/11

民國 50年代,在新竹讀初中時,班上帶眼鏡的同學約佔全班五分之一人數,到了台北讀高中時,帶眼鏡的同學就成長到了全班二分之一以上的人數!

當時,我有注意到,也蠻詫異!台北的同學還有近視度數很深的現象。年輕的我以為眼睛的好與不良,也有城鄉差異。我還有點慶幸自己生在鄉下,眼睛可以看到的綠野比生在台北的同學多得多!

現在,幾十年過去了,城鄉差距也拉近了!不論走到何處,台灣的新生代似乎在做帶眼鏡的競賽,不管是城市或鄉下,年輕的孩童人人近視眼,家家都有多副近視眼鏡。

記憶裡民國 50年代的媒體這樣寫的“眼科醫師給學同們以及愛護眼睛的人士建議,應該經常的看遠,讓你的眼睛常常有機會到戶外望遠,尤其是經常看書本或看電視的人們”。

到了民國 70年代的媒體也寫的與50年代的意思相仿!一直到現在,我也會聽到身為長輩的父母告誡孩子,讀書讀累了,到陽台上看遠方,這樣對眼睛好?!

是嗎?真的是這樣的嗎?我合理懷疑,帶眼鏡的人口一路長紅,跟這個報導有關係!其實眼睛累了、看書看多了,應該閉上休息,不宜在這個時候去看遠。要看遠、要看綠,應該是眼睛不累的時候使用之。

工作關係,我的眼睛老花得特別早!36歲就開始老花,到了38歲已經感覺自己垂垂老去!幾乎進入了不想做任何工作的心智,因為老花得讓我不知所措。

一天,有一則三批的廣告,刊登著一位在美國大學教物理的基督徒教授尹振權,回台灣教授氣功。我很好奇這樣背景的氣功師父!當時,在台北還沒有教氣功的課程,我先報名了初級班,利用晚上下班後到敦南與和平交界的教室練功。

學費非常的貴,為了練身嘛,就不計較了。報名學習的人數非常多,每次上課時約有兩百個學生,在報名的同時,工作人員要求每一個學生必須簽署同意書,不得在外傳授所學的技巧與理念。我算一算,尹教授當時的現金收入不得了,每一班至少也有七、八百萬元的現金,課程時間四到六週。

尹教授把他從建中時練功所學,到台大、到留學、到後來進入大陸師學各門派的功夫,融會貫通後,成為自己的概念,以科學與大自然的物理現象教學生,中間也帶到一些聖經裡談的概念,每一堂課先講理念、理論,再進入集體練功,很妙,在練功之後,我一定是全身汗水溼透得回家。

幾週後,我深深感覺自己的身體狀態好得很多,因為老花眼,我也特別請教尹教授。

再來,我繼續上中級班,也帶內人與女兒來上課。從1989年到現在偶爾覺得身體不適,就自己練功一翻,而最常練的是眼睛的氣功。可惜懶惰沒有每天花時間練,而女兒與內人則幾乎沒有繼續練,很明顯的差別是,我的眼睛比起22年前被老花困擾著的情形確實是進步很多。

在此只講到簡易的方法,讓有老花眼困擾的參考:請輕輕閉上雙眼,用意念思想你的眼睛,看到你的黑眼珠,如果一時無法感受,可分段式,從看到左眼的黑眼珠開始,再換看到右眼的黑眼珠。每次安靜耐心練習個十分鐘,常常練,你可能一段時間之後,就會像我很快得進入狀況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